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内地 “中产阶级”流行男歌手的升级参考 | 关喆《奇怪的帽子》

晓娱 2018-12-27 18:21:02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      关喆代表了一类华语流行歌手——有传唱度高的代表作傍身(《想你的夜》),演唱能力不弱,作品主流抒情为主,但依然能够驾驭其他流行曲风,在专业上能够让人放心。

       这一类流行歌手,虽然人气和个性辨识度都算不上一线顶级,但却是乐坛重要的“中产阶级”——

       一方面,他们拥有的专业素养和技巧、成为职业化歌手的技术标杆,能够拉开和草根素人、网络歌手等的差距。

       另一方面,他们持续产出的作品就像个巨大的储备海绵,在一线人气歌手吸引的流量之外,还能够丰富更广泛听众的选择。
1.jpg

       因此,作为“中产阶级”的代表之一,关喆做专辑的目标就很明确——一方面,“品质”——稳固专业性的基本盘,音乐要保持工业品质。另一方面,“辨识度”——在品质的基础上,寻求一定的突破,擦亮辨识度,获得上升的机会。

       之前关喆的专辑更为注重的是前者——触手伸向各种泛流行曲风,除了抒情之外,随着流行风向等转变,摇滚、电音舞曲、民谣、Disco等均有触及,编曲、配器、制作的角度来看的话,他一直以来的音乐制作水准也是逐渐上升的。

       到了新专辑《奇怪的帽子》,他在“品质”的基础上还加深了对“辨识度”的把控。

2.jpg
       歌手的“辨识度”是种很玄的东西。玄在大家都大概知道它是什么,但要如何“提升辨识度”,却总莫衷一是。

       有人是利用新闻炒作来提升辨识度的——音乐上的新闻大众没兴趣,就掺进私生活的元素,获取曝光。

       有人是利用人设塑造来提升辨识度的——同样,音乐上的塑造大众没兴趣,于是就找个市场中相对少见的、却又讨喜的个人形象和性格来获取关注。

       这两种诚然能迅速树立辨识度,但是对于歌手而言,也会模糊其作品的焦点。

       庆幸的是,关喆对辨识度的“修炼”,一直稳站在音乐及相关视觉的打造上。《奇怪的帽子》是个很不错的案例,也是他职业生涯中的最佳案例。

       在相对感性、直接的视觉呈现上,《奇怪的帽子》走了创意艺术化的路线。

       没有选择艺人发歌惯用的大头贴、硬照等,而是用了色调复古、质感突出、设计感强烈的一系列海报与弱化歌手脸孔的封面等作为宣传物料。在视觉上与以往的关喆划清界限,相较其他大多数流行歌手,做法也相当新颖。预热海报乍看之下元素相同,细看则可以发现不同款式的帽子之下,黑色苹果在不断下坠,为这张专辑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,很吸引人。
3.jpg
       专辑的音乐,也与突出独特格调的视觉相称。

       《奇怪的帽子》找来了秦四风操刀制作。秦四风曾在28届金曲奖斩获演奏类最佳作曲人奖,擅长爵士风格。在他的操刀与关喆的配合下,《奇怪的帽子》展露出了和关喆以往音乐截然不同的风貌——格调显著提升。

       秦四风在专辑中融入了许多爵士一系的制作方式,配器的编排参考就像个复古的Jazz Band,摒弃了华语流行喜爱古典系偏电影感煽情钢琴、弦乐的套路,《奇怪的帽子》的底色是一种更接近爵士乐审美的淡然与克制。

       这种淡然与克制让专辑在一群流行向唱片中,拥有了辨识度。

       专辑的结构也很有意思。14个track被分成四个部分。

       开场不是Intro,反而是一段名为“落幕Outro”的纯音乐,是一段听感模糊的电吉他,仿佛是在宣告与过去的自己告别,从而以融合了Funk元素的标题曲《奇怪的帽子》表达个人的新生。

       其后的《预言一》、《预言二》、《预言三》,则是三段管乐为主的爵士即兴Solo,将专辑分割为四段,同时也做到缓冲听感的作用,将每一段维持在三首歌左右的长度,不至于令人产生厌倦感。

       但同时,专辑也没有太显著的“主打”概念,也没有先行单曲,而是作为一个整体统一上架——这表达的是这张唱片作为一个整体的存在感。

       在聆听这张专辑时,一个很明晰的感受,即它因爵士乐的加入而塑造出的一种整体的lounge墙纸氛围,是一张通体令人放松的唱片。

       这也是与过去的关喆不同的地方,仿佛给那个聚光灯下的流行人格松了绑,变成了一个更加松弛、享受音乐的状态。

       专辑中,关喆的演唱方式比起以往,也有所改变——与音乐一样,更加轻松了。但由于本嗓偏亮,咬字偏重,滑音的大量使用与技巧痕迹依然存在,与真正的Jazz Singer虽然不大一样,但也可以看作是流行与爵士之间的某种平衡。

       除了三个预言之外,专辑中我比较喜欢的曲目是《作者》、《不要限制我的想象》和《奇怪的帽子》。

       《作者》是专辑的结尾曲,由秦四风演奏键盘。这是专辑中主题最沉重的歌——谈的是业报缠身的命运。

       开场一句就奠定了悲凉的基调,“我是哭着来到,这炎凉人世中,莫非早已预言了什么”,其后一系列对无法掌控对命运的悲诉,在秦四风的键盘与他的配合中娓娓道来,直到唱罢了,电吉他才领着乐队进入。6分钟的歌,他唱了前三分钟,后三分钟则留给乐队,用电吉他将命运的纠缠无力感再引荡开去,推向了更为恢弘、失控、沧桑的边界。

4.jpg
       《不要限制我的想象》同样是首悲歌,也是专辑中他的声音表现最细腻的一首,开头一段配器弱到接近清唱,可以听见气流对声带的刮擦产生的沙哑感。作曲则在副歌处埋了一个突转,仿佛色彩突变。

       《奇怪的帽子》是个不错的热闹开场,Funk的加入与Big Band气息的融合足够引起人的聆听兴趣。所谓“奇怪的帽子”,说的是人各种各样的脸孔,使专辑宣传原本的“悬疑色彩”变成了哲理化的叙述。

       总而言之,关喆作为国内“中产阶级”流行歌手的代表之一,这张《奇怪的帽子》比起他以往的作品,格调有显著的提升。

       尽管在流行与小众的缝隙中依然有所摇摆,演唱上还需要更多的克制提升质感。但选择以全新的姿态打磨一张完整的专辑,不随大流、追求音乐格调的提升,这样的做法已足以成为同类型歌手的升级参考。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 

+ 发稿

每日签到
推荐阅读